Logo 立场--教育对话 Positions: Dialogues on Education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首页  Home  |  各 期杂志  Past Issues  |  征 稿启事  Call for Papers  |   关 于我们  About Us


霍姆林斯基生平[1]

 

毕淑芝 唐其慈 王义高

 

 

一、家庭、学校和争年代

 瓦西里亚历山德罗维霍姆林斯基(B. A. Sukhomlinsky1918-1970)于19181228生在奥麦尼克村一个苦的家。祖父曾是旧俄的奴;父民、一个能干的木匠,在苏维埃政程中失去了一条腿,在国内巩固革命成果流血。

十月革命利后不久,个偏远乡村的家,生活是困而乱的。土豆和黑麦粉做的面是家里上好的食品,小瓦西里是赤着脚跑来跑去。然而,酷爱书籍的祖父、擅长讲述民故事的外婆、无限忠于苏维埃政的父和慈的母造了一个温馨和睦而又生气勃勃的家庭境。在个家里,大人从不大声呵斥,更不打孩子,一道目光、一个表情,就足以使孩子明白自己是做是做了。孩子从心底里感的期望和热爱,无限依恋长辈。小瓦西里就在这样境中健康、茁壮地成个家庭尊老幼的传统孕育了霍姆林斯基那金子般的心。有意思的是,个家庭中的兄弟姐妹四人(三男一女)先后都成教育工作者。

30年代,苏联学校网急剧扩大,迫切需要大量的师资霍姆林斯基提前从工速成中学毕业入了克列明楚格范学院师资班学。正是在里,他下誓言,要将生精力奉献祖国神圣的教育事1934年,他返回故担任小学教。工作既紧张又繁忙,但他从未中辍过进修和深造。他用了四年的时间,通柯命名的波塔瓦范学院的函授班,接受了高等范教育。勤、努力践、刻苦探索、及时总结,早从候起就已成为苏霍姆林斯基的生活和工作作,并穿于他短果累累的一生。

1939年,霍姆林斯基参加了苏联党。

争一始,霍姆林斯基就以政治指导员的身份上了前线。在场对苏联人民来堪称苦卓中,霍姆林斯基经历了些什,他本人从未。他个人从不喜欢论及自己的困,更不愿引人注目,只求默默无、脚踏地地工作。从同代人的回中可以知道,争中,他的妻子被人残酷地死,出生不久的儿也夭折了,他本人在前线负了重,两块弹片一直残留在胸部未能取出。

愈出院,霍姆林斯基曾求重返前线。根据他的身体状况,司令部未予批准。于是,他要求重返教育位。最初他在乌发任中学校。不久,家乡编制有了空缺,他就往家任基洛夫格勒区教育局局,全力以赴地投身于后恢学校的工作。但是,霍姆林斯基离学校,也离不孩子。他又提出了回学校工作的申1947年,他被任命帕夫雷什中学校。从此,他与所学校下了不解之

 

二、园丁的心

 一位访问过帕夫雷什中学的人,在他的访问记中具体、生地描了他眼目睹的霍姆林斯基

霍姆林斯基天清晨在早起的村儿童在酣睡的候,就来到了自己那小小的校长办公室,从五点一直工作到八点。他回、思索,用清晰的笔迹写作,有三个小能写8—10,天天如此,从不断。一到八点,他就打通向学校走廊的那扇,去迎接来上学的儿童。八点以后,在校长办公室里是找不到校的,不在暖房、体育、校或教研上倒是可以到他。他几乎天都要校园走一圈,眼看一看自己心的学校。他学期都要听个教15节课,并真做笔。他始没有离开过教学工作,而且还对四五个“最教育的学生”行重点察和教育。

霍姆林斯基中等个儿,看上去比他的实际得多。他人的印象是精力充沛、麻利精干,时间似乎比旁人要多上几倍。学生们见到的,高采烈的校。在帕夫雷什中学,学生不惧怕校霍姆林斯基在哪儿出,哪儿就有一群孩子上来同他说东道西。学校里无论开展什,大家都能看到他致勃勃的脸庞,他那种专心致志的神情得好像学校里只有工作。

霍姆林斯基到帕夫雷什中学的十年是苦繁忙的,并不象今天人所想象的那,他是率秀教,运了一列的直教具、籍、瓦和苗来到里的。他接收的是一所荒的、并不敞的学校,里面有几名极其平凡的教。他在帕夫雷什中学的工作,可以,一切都是从头开始的:从事基本建组织集体、安排教学和研究工作。十年后,学校基本安排就:大家始像一个人似地力工作;校内的一切像时钟般准确地行;村学校得到社会的承和支持。

一个勇攀高峰的人,霍姆林斯基有着自己辛之。他长时期受着病的折磨,一面担任学校领导工作,一面行科学研究(一年几乎要出版两本);生活紧张异常,夜晚总结一天工作的候,他往往感到筋疲力尽;学校工作中有令他不安和担问题……

他之所以能以苦为乐劳为幸福,在于他孩子有一理智、深切而著的

在向教提出的建中,是在德的文章中,他首先要求教师热爱孩子,要孩子着想。他甚至提出,如果不孩子,那就去另找一个工作,决不要去当教

霍姆林斯基不仅仅是一位精力人和要求格的学校的主持者和管理者,不仅仅是全校教的教,而且担任一个班的班主任,从一年一直跟到学生毕业。他始终认为,干学校工作一天也不能与学生、教学脱离。他与学生朝夕相,在教室中,在假日和带领去郊游……从中察他的言行,了解他欢乐和痛苦,心他的成功和失。因此,于孩子,他“了如指掌”。长时间观的孩子共有3700多人。对每一个孩子,他都做了记录,并期保存。他自己:“3700记记载了我的全部教生活。我都献一个人我的一个学生。”学校有29个班700多名学生。他从入学到结业,整个学的生活和劳动,都成了他的研究象。他运用所信仰的教育原理,与全校教师长年研究学生中存在的问题行思索,践、总结,再践。整个学校充造性的科学研究气氛。

热爱孩子。我们读他的任何一著作,都能感得出位教育家孩子的忱。他不仅爱聪明的孩子,也智力迟钝的孩子;不仅爱品德良的孩子,也“有精神创伤”的孩子;不仅爱体魄健壮的孩子,也孱弱有病的孩子……他称学校的一个学生“我的孩子”,几乎能叫出他们每一个人的名字,了解他们每一个人的家庭。在他眼里,再良好的教育下,一个孩子都将成为优秀的公民,是构成祖国未来的一个成部分。因此他珍,竭尽全力、幸福和健康地成。凡系到下一代茁壮成的事,他都管。学生在学校的生活他管,学生在家里的生活他也管;学生内的学他管,学生外的学他也管;学年内的事他管,假期里的事他也管;本校的学生他管,外校的学生他也管;学生本人他管,学生的家他也管;学生未入学他就始管,一直管到学生怎做合格的丈夫和妻子,怎做合格的父和母……他把生的心血都奉献了孩子。无怪乎,他在年著作《把整个心灵献孩子》的前言中:“在一所村学校身不离校地工作32年,这对我来是无与比的幸福。我把自己的一生献了孩子,所以考很久之后给这书题名叫《把整个心灵献孩子》。我认为,我是有利的。……我生活中什是最重要的呢?我可以毫不犹豫地回答孩子。的最后一章中,他又:“五年来,我拉着你的手一向前走,我把整个的心都了你然,这颗心也有疲倦的刻。而当它精疲力竭,孩子啊,我就尽快到你身旁来。……我遐想未来,仿佛看到你都已大成人,我亲爱的孩子:我看到你一个个都成长为英勇无畏的苏维国者,都怀有一的心,都有一个慧的头脑,都有一双灵巧的手。”

读过苏霍姆林斯基著作的人,无不他的一园丁的心所感染。到帕夫雷什中学访问苏霍姆林斯基:“你不想去大城市,在科研机里占一席之地,全力以赴地从事科学研究工作?”得到的回答是:“我怎能抛下里的一切呢——所学校,杨树座花园?最主要的是,我怎能抛下些孩子?我得如果失去了一切,我就被剥了最主要之物——生命的甘露。”在他生命的最后日子里,他仍然怀念他的孩子望回到学校去,同孩子在一起,听孩子的笑声。1970年,霍姆林斯基正当52的盛年,由于残留在胸部的片侵入心旁那根主要的血管而早地去世了。他在去世前不久《国民教育》编辑部的一封信中写道:“在我的健康状况如下:再一段时间,由于争而留在我胸部的两块弹片将向离心的某条血管移若干毫米……在小小的片容我生存的时间里,我想尽可能多做点事。我要竭尽全力拚命干,以便束主要的工作——几本尚未写完的。”就这样霍姆林斯基一直工作到最后一分

 

三、果累累

霍姆林斯基由于早去世,没有来得及答自己的博士文。然而由于出色的工作成果,早在1957年,他就是俄斯(——者)邦共和国教育科学院通院士,去世两年前,成了苏联教育科学院通院士。

他在短的一生中写下了40多部著、600多篇文、1000多篇童故事。其中不少著作在国内一再重版。他的著作被称“教育百科全”,籍的印数超300万册。在他去世之后,教育部将他的著作成五卷,苏联教育部将他的著作成三卷。

霍姆林斯基的教育思想及面极广。他的主要献,是在承前人教育成果的基上,代生与社会践的需要,把学校教育与家庭教育、社会教育密切合起来,成立了家会和家学校,系长讲授教育学和心理学;把堂教学与丰富多采的外活动结合起来,上午上,下午外小;在授知的同,把教与育人合起来,不但文学穿于人目的,就是数学也同要达到育人的目的;把使学生德、智、体、美、谐发展与培的个性合起来。

他的些思想突出反映在他的普通教育的培上。他认为,学校必“全面和谐发展的人、“明的人”、“幸福的人”、“个性得到全面展的人”,要达到上述,就要行“和的教育”。“和的教育”,就是把人的活的两种职能(认识、理解客世界和人的自我表,即世界、信念、意志、性格在劳动造中以及集体的相互系中的表合起来,使之达到平衡。霍姆林斯基认为,正是在人的自我表上,当深入研究,并朝着个方向来改革教育工作。

认为,教育工作多弊病的根源就在于人的活的两种职能不和,在于人的表的片面性,在于把人的表局限于知分上:一个人得了好分数,他就是好学生;得了坏分数,就是毫无出息的人。霍姆林斯基的个思想毫没有不重的意思,主要强调要重人的活的另一种职能;即人的自我表。他:“我的理想是:要毫无例外地使所有的学生(所有的儿童,特是所有的少年和男女青年)都能烈地科学、学校,使籍、科学、学校和智力富成学生的主要好和主要趣,使少年和青年把追求智力充的、丰富而美的精神生活当作自己重要的理想,使一个学生在学校毕业候都能求知的火花,并使它生不熄地燃下去。”

论证,如果学生没有学极要求,教越是把注意局限在知上,学生自己学上的成就越冷淡,学愿望越低落。

指出,教育者应关心儿童的幸福和精神生活。儿童如果在学习领域中遇到困,就需要在精神生活的其他域里得到表,以立自己的道德尊。教育者很重要的一个方面是学生在各种劳动、制作中表自己,在自己喜的活中达到完美的程度,超自己的同学。只有在劳动示了自己的人,才能真正成可教育的人。

他曾举这样一个例子。一个名叫尼坷拉的学生(在已成为农学家),小候学非常困。使他精神振起来的,竟是他在劳动中取得的一点成:五年级时,学会把一的幼芽嫁接在野生木上,果培育出了一苗。劳动使他表了自己认识了自己的力量和才能,立了自己的尊,找到了克服困的力量和意志。如果教育者用一尺子——分数的好坏来衡量他,他就会失去信心,才能得不到发挥

霍姆林斯基是在柯教育思想的影响下成起来的。阿斯柯是他最戴和敬重的一位教育践家。他在学校工作的32个年里,竭尽努力从柯的践中探索各合自己代的特点、具体的教育象,造性地展了柯的教育思想。他,有人不假思索地竭力把阿斯柯的全部著逐字逐句地移植到生活中去,竭力明他所的一切都是正确无的。其人的思想不管如何明智,也不能取代自己的思考。因工作的象是有生命的人及其灵魂,累引文是无法接近这种的“材料”的。人称霍姆林斯基是“当代的柯”,他是当之无愧的。至于霍姆林斯基如何承和展了柯的教育理是一个尚待研究的课题。除了柯之外,他十分崇敬克普斯卡。我也不看出申斯基,甚至他的影响。

霍姆林斯基一生的工作,他是一个善于、并善于的教育家。特别值一提的是,他敢于自己经过实践和深思熟信念,不随波逐流。他在劳动教育问题所持的,就足以一点1955年以前,苏联学校完全取消了劳动课霍姆林斯基认为劳动教育是全面展教育的重要方面,仍一如既往,学生劳动教育,并从1947年起授予帕夫雷什中学的毕业职业证书1958年赫鲁晓夫大搞教学,学生劳动时,他又出来反对这种的做法。1962411日,俄邦共和国教育科学院召议讨论他的《青年一代共信念的形成》一书时,不少教育界著名人士对该书关劳动对青年共信念形成中的作用提出异。他评苏霍姆林斯基是一“共禁欲主”,似乎“人除了劳动,没有其它要求、和快”,批评苏霍姆林斯基的经验中存在着“以生产劳动偷换教育工作的危,把学校产单的危”。霍姆林斯基包括洛夫在内的威人士,表示不同意上述一系列的批,尤其不同意于孩子不能参加、技础劳动的意认为孩子从小社会和人民劳动习惯,“不能孩子由于爱劳动”,“不要把欢乐现地施予孩子,要孩子体会造的幸福”。

 
    1972年,在公众的建
下,霍姆林斯基教育在帕夫雷什中学1975年,改名为苏霍姆林斯基国家教育霍姆林斯基的家属为纪做出了巨大的。他地把教育家生前居住的故居,包括里面全部的陈设和三万五千册藏。目前,列品一万一千件以上,先后有参20余万人。从的留言簿上,人可以看到广大教育工作者对这位人民教育家中心的热爱和敬仰。



[1] 转自《当代苏联教育家的新思想》,毕淑芝,唐其慈,王义高,喻立森和张定璋编著,《上海教育出版社》,1990,页1-15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本杂志采用CC版权(Creative Commons)知识共享协议
This work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 Derivative Works 3.0 Unported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