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立场--教育对话 Positions: Dialogues on Education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首页  Home  |  各 期杂志  Past Issues  |  征 稿启事  Call for Papers  |   关 于我们  About Us


 

 

西部支教日记(五)

 

周忆粟

 

 

教学笔记13

 

如果说上周是颇令人沮丧的,那么这个礼拜我又逐渐找回了自信。上周的情况确实是我对上课提不起一点劲头,觉得再怎样也只(?)换来了27分的成绩,我还能怎么办呢?我害怕面对学生,害怕去想那45分钟的课应该怎么上。总之,我想逃避,也第一次萌发了为什么还要待在这个地方的念头。

但是转机往往在绝望的时候出现。就像龙龙说的,有时候只要把小地方改进一下,教学的感觉就会焕然一新。果然,这个礼拜抓了一下上课纪律。然后又特别花了时间把几个重点的语法知识准备了一下,并且多想了些在课堂上让孩子们参与的花招,他们的反应完全不同了。比方说在讲到above, below, beside, under的时候,让孩子拿着自己的文具或者书本,上讲台来比划,然后让下面的其他人猜想他/她刚才摆的位置用英文应该怎么讲。还有在上英文数字的时候,顺便教了他们plusminus,然后出些简单的加法和减法的题目(当然是用英语),结果是孩子们很踊跃地来做这些题目。

这让我感觉到,只要花了心思,尝试着做些小小的改变,孩子也可以从比较枯燥的课本学习中得到欢乐,哪怕是短暂的。同时,我也努力做到上课和下课的时候对待学生的态度要有区别,上课的时候一定要严肃认真,凡是闹事的学生,严惩不怠。

总之,对待小孩子,要适当地引导他们的兴趣,给他们表现好奇心和参与感的渠道,然后潜移默化地灌输知识。这大概是目前我能做到的吧。

上海过来的图书也陆续到了。我的房间现在已经书满为患了。 明天要找总务的安老师再要一个桌子。说实话我不想把这些书先交给学校。因为一旦把书给领导,就丧失了在细微之处变通的可能性。孩子们要面对的是严厉的老 师,而非像我这样的业余图书管理员。今天的书刚到,就迎来了第一批借阅者:三位老师。她们分别借走了作文书和一些经典小说。等到明天把杂志都编号号以后, 肯能会更加红火吧!

 

日记19

今明两天,龙龙和其他6位老师要去市里参加培训。说是培训,其实是为了在星期一的教师资格证考试之前划些考试范围。之所以他们现在还要参加考试,是因为他们很多人都只有小学教师资格证。但是他们这7个人一走,课就必须找人代。所以……这个星期的后两天我会很忙

昨天晚上开了各个年级组的会议。主要是总结期中工作。因为下个礼拜要开家长会了。领导们也需要了解一下情况,顺便让整个年级的老师交流一下。来学校时间长了,就晓得开会不过是种形式。以前听过用文件落实文件,以会议贯彻会议的说法,现在有了真切的感受。大大小小的会每个礼拜起码1次,多的时候23次也不奇怪,但是基本上就是个形式。领导讲话总是把情况说的很严重,但是我私下打听的结果,往往就是草草了事。所以到了后来,每次开会的时候我都和龙龙, FR, ZTY他们抢占最后排的位置坐,大家头一低,看书的看书,睡觉的睡觉,发短信的发短信。好熬过这一个多小时的时间。

年级会议最后变成了年级每个老师说自己班级的情况(包括任课教师),一年级就十几个老师,一圈说下来,也一个多小时了。其实情况平时大家聊天的时候都知道,今天只是用更好听的语言(有领导在场记录)再复述一遍罢了。不过有一点我倒是听进去了。07年的时候渭南市要普及高中(当然理论上要包括我们这里)。先不说可能不可能,一个很重要的指标(对于初中来说)就是重点高中的入学率,所以领导特别强调了这点。并且给每个班级的老师发下了尖子生情况表,叮嘱老师们一定要把尖子生给拔出来。我明白学校也是无奈,谁让人家教育局就抓这些指标考核呢?可这样的后果肯定就是老师把更多的精力放在好学生身上(可以预见的是老师们的奖励和奖金会和这个比率挂钩),那些学不动的孩子可能会更难获得老师的关心。你说这不是精英教育那是什么教育呢?

 

被踏平了

 

好吧,我承我不是一个好的图书管理

昨天搬来了两桌,在房里充当架。然后把从上海寄来的那些拿出来,稍微地分了一下。把志都上号标签。下午的候向同学宣布可以借借了,并且了两条矩:

  • 看。如果看书给收掉,禁止在以后的两个月里借(我不想们赔书
  • 每次借不能超2本,并且要登

果……

一下就是这样景:

66755617_f164bdb480

那 个时候我的房门口排起了长长的队,以至校长都过来以为出了什么事,我不得不出面解释。总之他们的热情超乎我的想像。当然,冷静点想,毕竟是小孩子,我想第 一次见到这么多书的冲动可能比理性的需要来的更强烈吧。不晓得各位读者看了上面的情形是什么感觉,反正我觉得好像是在菜市场买菜。大家挤啊推搡啊。因为我 差点生气这才控制住局面(要是出事了以后就别想把图书馆继续办下去了)。不过他们还是很听话地把自己的名字写到了登记的本子上。

现在感叹我的房子实在太小了。当然,要是他们一直有这样的热情,有再大的房子也不顶用啊。另外的体会就是,图书管理员真的不好当!书虽然不多,大概就300不 到吧。但是我反复地理,他们反复地淘。最后总是把书翻得乱七八糟(特别是几个男孩)。想想以后学校图书馆的老师可能不会有我这么好的脾气,要是对他们发火 了怎么办?会不会打击他们的热情?但是管理员确实需要很大的心力,因为每天面对这些孩子需要的可不是需要一般的神经呢。

不管怎样,总算开张了。

 

孩子的可爱

 

小孩子有时候是很讨人厌的。当然这是站在成年人的立场上说的。用我们的标准来衡量他们的行为总是觉得孩子气。所以许多的成人都不喜欢小孩,因为自己还没给疼够呢,便没有学会去关心和理解孩子。不过小孩子经常给人带来惊喜,这也是他们和成年人不同的地方吧。

昨天中午在小房老师那里吃饭,看见她的桌上放着一包红色的东西,我就问她这柴火怎么那么细啊?她告诉我,原来那个不是烧柴的,而是学生给她的茄子杆。

66761237_50e82d00d7

那玩意有啥用?

她说前天天气比较冷,她在开班会的时候对小孩子说最近天冷,多穿点衣服,特别要注意戴手套(这里很多小孩没这个习惯)。老师以前在读书的时候,因为没戴手套,就把手给冻坏了没想到过了两天,就有学生拿来了这个。那个学生还说,其实早就拿来了,就是不好意思,于是等了一天才拿出来。这茄子杆是本地的土方,放在水里煮,然后用那水敷手,可以治疗冻疮。虽然小房每天都训她的学生,不过孩子还是想到她,这恐怕是老师最欣慰的吧。

另外一件事情是今天图书馆开放的时候,照例很多人涌进来,把书翻得乱七八糟。这个时候,我看见我的两个小课代表在那边很认真的把给其他同学翻乱的书整理好。结果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66760033_48dd1439e8

其实我的课代表并不是一个特别优秀的小孩,平时甚至有点丢三落四。不过今天看到他和另外一个女生课代表把书放整齐了,我心里真的很高兴哦!

还有一件事情是在放学的时候,我们班的一个女孩子苦着脸来找我。原来她把班级门锁的钥匙给弄丢了,问我怎么办。我说那再去买把锁吧。我刚想给她钱,其他的几个孩子们都纷纷掏出钱来。其实一把锁不过25,对于一个成人可能根本不算什么,但是对于他们来说,这是班里的东西,那么就是大家都有份,并不是你弄丢了就你赔。因为这个女孩子是大家推选出来保管钥匙的,也代表了大家的信任。现在东西没了,每个人都有责任。听别的老师说,班里有时候买个浆糊什么的,也是大家一起出钱呢。看来孩子们的责任心是很强的。

 

农村孩子的命运

 

周 末的两天都在总务安老师家里吃了饭,席间除了谈起了在上海生活的种种,讲得最多的还是安老师的两个儿子安乐和安克。在父亲的眼里,这两个男孩是他最宝贝也 是最担心的人了。抛开日常的琐事不说,家长总是对于孩子不懂事,不长进犯愁。安克正在读高二,安乐在读初三。虽说他们都挺聪明的,但是在大人的眼里看来, 他们还是不太懂事,学习不踏实。安乐和我关系很好,安老师一家也希望我能够给他施加更多正面的影响。

对于学习和学校,安老师并没有什么长篇大论,但是他的话很实在:咱农村的娃,想要翻身只有靠读书。这就是最朴实的道理吧。他举了很多的例子,谁谁谁家的小孩上了高中没好好念,结果还是回家种地,最终的结果只能是做一辈子的农民。在他眼中城市和农村的差距究竟在哪里?人家总是优先照顾城里,咱这有时候拖欠个工资啥的,但是城里就没有。他还问我有没有去街上赶过集,我说当然有啊。他说你见没见过上岭区下来的农民?他们从山上挑着一担柿子下来卖,好几十斤啊,走几十里的山路,到街上,才卖12块一担。那些沉重的扁担,就是镇上的居民都不愿意挑的。可是如果你是农民就别无选择。这就是他们做了几十年的农民最直接的想法:决不让自己的孩子也走这条路!

可是对1415岁 的孩子来说,他们可明白这些?对于正处在青春叛逆期的安乐来说,他最受不了的就是他的爸爸在上课的时候搬个板凳坐在教室外面看他上课。因为全班同学都看见 了,这让他很没面子。可这在安老师看来,是因为许多代课老师向他反映安乐上课有时注意力不集中,他心里放不下才去看的。但是在这点上,父子俩无论如何都讲 不到一块去。小孩子是不会晓得生活有多少艰辛。安乐早上还好奇地问我为什么大家在上海都不买地盖房子,而要花那么多钱去租那些小房子。他又怎么会知道一旦 考不上好高中,他所面临的是怎样的情况呢?

可就像安老师说的,虽说现在孩子小不懂事,但是他还要一遍一遍地碎碎念叨,因为当孩子们自己从生活中体验到这些的时候,往往都太晚了。以前我听到这里有的学生复读了34年才考上大学,还不明白,现在终于体会到了。对于这些复读生而言,恐怕也是体会到了现实的残酷之后才愿意选择这条道路的吧。虽然他们也许不会知道今后他们面对的将是更为严酷的竞争。

当 我在上海的朋友们在思考为什么我们愿意为了这么一些钱去给大公司拼命加班工作的时候,农村的孩子们却削尖了脑袋希望进入大学,然后去大城市找份好工作。这 个中的原委可是这样一篇文章能够说明白的吗?但是不管怎样,我很理解这些普通的农民们想要改变自己孩子命运的强烈信念。城乡差距是一条巨大的鸿沟,而能够 跨过这条鸿沟的途径又是那多么狭窄。一旦对自己的青春期不能很好把握,这些孩子将面对怎样的未来呢?

 

原来高考也有创新

 

中午和小房上会(赶集)去买了些东西,路上听她说了件事情让我记住了。在报纸上看到很多关于高考移民的新闻,这个倒不奇怪。有意思的是,今天听说的是渭南城里两所重点中学RQDQ组织高二的学生参加高考。

为什么让高二的学生参加高考?因为这样做,一来可以让学生累积考场经验,二来有的学生学得确实好,高二的时候已经完全有能力参加高考了,而且轻装上阵没有心理负担,说不定可以考得更好。FR说她弟弟去年就曾经替人去考试,用的是别人的身份证,最后也不知道成绩。不过他自己感觉不错。有意思的是,他们学校有个高二的女生,真的考上了人大,就走了。让他们校长后悔莫及——本来这样的学生是可以留着争取做状元的。

其实高考标准放低以后,不设年龄限制,产生这样的现象应该不能算是钻空子——只 要你觉得能考上,年龄再小点去参加也不是问题。但是问题在于,反复参加考试从中获得的经验,是否公平呢?对于一般人来说,是做不到自己去报名高考的。在我 所听到的这个消息中,学校起了很大的作用,也就是说是学校集体给学生报的名。就其根本来说,学校和学生都是获益的一方,学校可以通过这种方法提高学生的高 考分数(我们假设参加两次考试可以有效帮助他们提高),而学生从某种程度来说多获得了一次参加高考的机会。那么到底谁的利益受到损害了呢?可能是那些大多 数普通高中的考生吧,无形中他们的竞争者的实力提升了。

我说不清在法理上学校让学生提前参加高考的行为是还是不好, 任何的规则都可能有漏洞,所以出现这样的情况让我感到新奇,但是不至于奇怪。可我想,怎么才能保证考试这个行为的公平性呢?我想首先必须杜绝学校报名这种 现象,如果是个人行为,我想可以接受。但是学校的利益搀和进来以后,就很难讲清楚其中的动机了。第二点在于,我们能不能建立像GRE那种算分的机制呢?就是在一段时间以内如果反复参加考试,那么学校录取的时候,这两次成绩都要被显示——可这又带来了新的问题,对于教育资源落后的农村地区,这样做是不是给农村学生设置了障碍呢?——一个纯粹统计学上的推断。如果城市学生的普遍考试分数比农村孩子要高,在获得多次机会之后他们稳定发挥的成绩肯定会比农村学生的来的高。

还真是复杂的问题啊!

 

寝室照片

 

67840148_34d596059c_m 67840435_f9fe9eaf47_m

67840480_985c56e8e0_m 67840844_bf51074e57_m

67841564_114737eb52_m67841725_d6452f7214_m

以前一直想把学生宿舍拍下来,可是老忘。因为平时都有学生住,只有周末才有可能,上周终于抓住了这个机会。

第 一次看到孩子们住的地方就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因为那种简陋实在是我以前没有见过的。女生的房间,窗户上破了的玻璃一直没有人修。我中午时分进去的 时候,还是被冷风吹得直哆嗦。她们都只用了薄薄的一层褥子和被子,听说晚上的时候大家就挤在一起取暖。龙龙说做学生的时候他也是这么过来的,果然农村的孩 子能吃苦不是假的。男生的房子就要乱一点了,双层架子床,下铺没有人睡,大家全都挤在上铺。

很可爱的是女生房间墙上用粉笔画的画,她们还在爱做梦的年龄呢。

 

大事件

 

昨 天晚上和龙龙说话到很晚,他因为一些生活上的事很不高兴,劝着劝着我们两个都困了,迷迷糊糊睡着了。早上四点的时候,被门外嘈杂的脚步声和人大声说话的声 音惊醒,随之而来的是沉重的敲门声,然后我就听见“车没了,有贼”之类的喊话。龙龙赶紧跑了出去,我过了会也出去了。

那时候外面一片漆黑,只看见几个男老师打着手电走来走去大声问话,然后他们就骑车都走了。我小声地问了周围的人,原来杨主任的房间被撬了,停在里面的3辆摩托全部被盗,其中包括校长的。

去 年大概也是这个时候,学校就发生过一次大规模的摩托车被盗事件。那个时候大家都把车停在院子里。有天晚上几个贼从操场翻进来,把围墙挖了个大洞,一个晚上 的时间,把停在院子里的车偷个精光。那时龙龙还没有买车,所以他也只是从别人那里知道了这件事。在当时唯一幸免遇难的是校长的车:当小偷们把他的车推上公 路的时候触响了警报,被半夜起来上厕所的老师听到,于是大家跑出去,救回了校长的车。为了这事,校长在开会的时候还说过好几次。

没想到这次连他的车都被盗了。

根据目击者安老师的叙述,早晨他给灶上烧火的时候,看到了三个人从Y主任房子出来。当时对方还叫了声“安老师”,他也没注意,因为平时借Y主任房子办公的老师很多,说不定又是哪个老师熬夜了。但是当他上厕所回来,发现那三个家伙推着车,他觉得事情不对。从没见过谁半夜里推车的,他才大声喊叫,那三人骑上车就跑了。

偷车在这并不奇怪,但是在这个事件中奇怪的地方有两点。首先,Y主任平时都住在学校,唯独昨天家中有事,于是请假没来,而贼子恰恰就在昨天晚上光临。第二,Y主任的房子里面还摆放了电脑以及学校唯一的一台激光打印机,但是这两样贵重物品却完好无损,没有遭到任何的破坏。这也挺奇怪的,难道小偷只偷车吗?打印机也不是什么很重的东西(HP Laser Jet 5L),他们竟然没有搬走。

后来早上学校年轻的男老师都开着车出去找,想发现个蛛丝马迹,可是人家早就跑远了,这哪能找到啊。报警之类的事情也不过是求个心里安慰而已。

比较让人担心的是,杨主任的房子离我住的地方很近,不过隔了3间以及一个楼梯。但是晚上他们撬进来的时候,学校的人都完全没有注意,这种事情在身边发生,还挺心寒的。龙龙建议说下次睡觉的时候把我的那把西瓜刀放在床边防身,起码心理图个安全。我想每天晚上把热水瓶里灌满热水也是个凑合的方法吧,也许去弄根铁棍来。

 

另一种出路

 

上周和ZT局的候在学校口碰上了一位找他的家。言都是关于她的小孩的。我大致听懂了她的,后来向ZT,也印了我的猜。原来她的女儿今年13上初一,但是个头长得很高大,力气也比一般的女孩子大,所以ZT推荐她去体校。而做妈妈的不放心,生怕孩子一个人在外面学坏或者吃,所以特地来问问体校的情况如何。

体育条路到底算不算一种出路 难说。况且那个孩子去学的是比冷辟的目:划艇。听说这几年渭南市也没有出一个方面的尖子。所以如果我料想不一年的试训不一定会有太大的果。不过对村的家,多一种尝试不是多一个希望呢?如果一年真能学到点什么,那么是很得的。反之,如果不能有所突破,最多就是浪一年,然后回来继续读书不就行了。

然我口上也和ZT这样说,但是自己是有不同的想法的。我的体育制度最大的弊病在于运动员的培养是完全的精英化,淘汰率非常高,99%的人是注定不会有任何的成—— 不上回。此外体育训练要耗大量的时间和精力。一个运动员几乎没有可能在兼的同去搞目。技体育的残酷在于,即便你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时间,也未必会出成和很多的因素有关:器材啊,训练方法,教等等。从某种程度上,我甚至得花同时间去学,可能会得到更多的提高。我们经常能看到的一些运动员退役(这还是出名的)后的悲更何况那些尚未出名的年人呢!

可是村的孩子来,他本来就已不怕失去什么了。在升学率只有20%左右的情况下,去搏一下,反而成了一种机会。况且村的孩子善于吃苦。 后来当我到那个学生的候(她几乎和我一般高),也只有心中默默地祝福她了。

 

教学笔14

 

今天上候把一个女孩她站在教室前面。原因是她今天上老是心不在焉她回答问题不知道了什么。坐下去以后和同桌的男孩一直在到底有没有过线”的问题个孩子是很可的,起在平看来,就是那种眼珠会骨碌骨碌的,特别聪明的小孩,得比小,脸颊总扑扑的。活常有鬼主意,属于人小鬼大的型。但是很明,她并不是很真,自以懂了,可是一旦详细问,就会不好意思地笑。

之前上她就有候不安静,看得出很好,前后左右的孩子都会和她说话。上候开个小差也是常有的事情。今天我之所以生气,并非都是她的过错,那个候正好班有点乱,而我又她回答问题。她支吾了半天,旁的同学提醒了她,是不知道应该怎么。我顿时火大了,她站着。可是小姑娘竟然以我没看到,偷偷地把桌上的本都到板凳上,这样只要微微地往后靠一点,就可以有支撑,而不至于站着太累。其即使是在那个候看起来,也是很可的行,但是我硬是拉下脸罚了她。

全班顿时都没有了声音,她低着站到了教室前面的墙边。其上就后悔了,但是就是忍着她站了半节课。也她自己不得,但是我后来的讲课每刻都在想着个孩子。我她站在教室里更多的是一种心理上的羞辱,因全班的同学都可以看她。后来找了个机会孩子坐下去。没想到她没回到座位上,上就眉开眼笑了。那个候我真是又好气又好笑。不表面上严肃这节课半节就挺安静的。

怎么付学生我认为绝对是一门艺术。我不是太得要常不是和学生走得太近就是太严肃。我不知道应该游弋在两种不同的角色之中:老?朋友?所以在的情况是下候很多孩子然和我很近,但是有些嬉皮笑的怎么不听。这让我挺懊顿时觉得自己的威信都没有了。但是太格吧,又不符合我的性格 ——可能随便了吧。

我自己最忌的就是一刀切的度,我总认为需要有一些性,特是和小孩子打交道,放一些,又要该严厉候就严厉。老师对于孩子的性格形成以及他们的社会化承担着很重要的作用,我不希望自己的学生以后成一个模,但是就理所当然地要求我有更高超的技巧。慢慢学吧。

 

 

学校在星期五行了家会。也是我来到学校以后的第一个家会。本来在我的印象中,家会并不是什么大事。以前在上海的候,每次家会都是在晚上,父母去参加,我在家里到处给同学打电话,大家一起串口供,或者商量万一老师说了怎么

但是在学校把家会安排在了下午。可能因为农村地区住得都比分散,晚上也没有路灯什么的,交通很不方便。在开家会之前,校再三交代,不能把家告状会待家长们一定要至如各位老师头痛不已。我没想到在村的家会那么兴师动众。首先要布置教室,然后每个班主任写的言稿要经过政治处审核。有的班级还别出心裁地安排了目等等。

直就像过节。从星期五的早上开始(实际上有的班从星期四的下午就开始忙活了),各班级纷纷动员学生布置教室,打扫卫生。以至于那天上午我的3节课,一都没上成。首先牲的是算机,都被班主任要去布置班了(正好还轮2周,整个校园的打都是他的)。然后我的英语课上,我的学生提出要去准备节目,否班主任又要了,其他的孩子也都是一副心不在焉得 ——上一就没有上后来出板的同学去画画,其他的孩子出了些,就付了一节课

定在中午1点正式开始可是12点半左右,就陆续有家前来(我是中午12点放学的)。本来家会是不用同学参加的,但是留在学校的孩子不在少数——是我认为很有意思的一点,家和孩子一起参加家会。

1点到了,首先是全体家集中在院子里听校告。我看到学校领导把所有学校得状都拿了出来放在台子上,有点展示的意味。校洋洋洒洒地从去年取得的好成开始起(也是我的底气之一),然后在社会不读书就没有出路,在教学中面问题等等。后来扯了千万才的工程(我怀疑有家)以及网络时代的重要性。反正我本来以是个短的式没想到持了近2 那段时间正好开始降温,坐在凳子上真是瑟瑟抖。后来我干脆跑回教室看看孩子,就有了后面拍的那些照片

长讲话完以后是各个班的分班汇报情况。把家长们请进教室,学生在一旁端茶送水。我的班主任把代全部都了去(当然包括我啦),而其他的班,大都只是班主任自己讲话而已。

班的家程挺有趣的,先是开白(班),然后表演——4位同学演唱《希望》,接下来是学生代表致辞。后面是班主任的讲话(她的非常地道老)。接着班主任师谈谈的情况,恐怕是家最关心的事情了。其次在期中考里面除了我教的(很没面子的)以外,都是年第一,所以班主任尽可能放心地师讲,家也不会有意。不我自己就比较紧张了。先别说是第一次在家会上言,是看着些年足可以做我父的家长们,心里是很慌。一方面没经验,另外次考没考好,心里比虚,怕人——真是当学生的候担心受怕,没想到在做了老师还这样

说实话我从星期四班主任告我要的那一刻开始心里就很紧张,到到我说话的时候,这种紧张感就达到了一个高潮,以至于我的讲话没有什么逻辑性,在很汗2左右,就草草了事。是其他老师说的好啊!

师说以后又是表演目,班上几个比较积极的孩子表演了舞蹈”——是他班主任教的不知道是哪个年代的DISCO兔子舞。看着他同手同脚地跳,得我不行。最后是一个小品,述了一个学生迷途知返的故事,据说是根据我班上的孩子经历的。

接下去家代表讲话。因大家有文化的不多,大都是感(非常真),或者提出些自己孩子的要求,希望老可以多心。接着就束了……这还真是出乎我的意料,因一共才1个小左右,而且就整个会程,我感更像是聚会而非研会。和城里的情形果然完全不同。会后也没有出以前常的家长围着老不放的景,我很易地就逃脱了出来。

议结束以后,陆续有家来到我的房子,希望我能够针对的孩子进行别辅导,或者向我求教怎么管教孩子。其我最害怕的就是独面,特面对那些不好的学生家。每个家长都望子成,但是现实又决定了他中的大多数都是不可能这样的(就升学而言),所以我一直回避谈论问题。在开班会时班主任各位老师时,她我极尽溢美之我很不好意思。但是真正的问题在于,我于如何提高一个差生,可以几乎是毫无单单是英差,逻辑,理解能力,文,数学都完全不行。来找我的一位家的孩子,连语上老师让都不会抄,班主任私下不管就算了。(当然在会上她可不是的)。当我面对这些个焦急诚恳,我很受。我想干脆承我不行算了。但是不只是把我身上的任推卸到的地方去了。但是我能怎么呢?真的像蜡我的小宇宙?都知道,那是电视里演的。教工作的特殊性在于,这项工作几乎没有成文的目划,要奉献,24全部投入都不,那么究竟如何来衡量自己呢?

的老师对种家的都是好的方面,在不行的学生,只能娃比开学的候有就算了——多么刺,找的借口竟然和我的理念是如此一致!就理了几个家之后,我推出去,外面竟然已有星星了!

69546742_7872543b15_m69552478_c287a5cb8f_m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本杂志采用CC版权(Creative Commons)知识共享协议
This work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 Derivative Works 3.0 Unported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