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三章 何谓权势
    站在杨芸面前的是一个年轻女子,身材苗条、五官妖媚,打扮的性感惹火,从头到脚都是名牌,就是气质太差,一股暴发户的味道扑面而来。

     杨寒现在都有些怀疑这酒会的档次了,就这还上流社会圈子,这个女人是怎么混进来的,这是暴发户的圈子吧?

     “常丽,你埋汰谁呢?立刻道歉,否则我打烂你的嘴!”

     杨芸还没说话,梅双双已经彻底爆发了,如果不是杨芸阻拦,真能和面前这个女人撕起来。

     不是冤家不聚头啊,这个常丽经营的是一家韩系品牌家庭环保公司,主要销售硅藻泥和近年来火热的光触媒,生意做的很大,大封百分之六十以上的新开发小区都被她垄断了,排挤同行、欺骗消费者,无所不用其极。

     晴空公司成立不久就跟她怼上了,双方的关系犹如冰炭难同炉,几乎是晴空公司市场开拓到哪里,常丽的黑手小拌子就跟着伸到哪里,甚至还搞黄了晴空公司的几桩大生意,梅双双恨不得扑上去咬她一口才解气。

     这里有人起了争执,与会的宾客纷纷将目光聚集过来,很多人都微微皱眉。

     这里随便拉出一个都是亿万身价,别管是不是真的上流,起码也该摆出个上流社会的姿态吧,这三个女人是怎么回事,把这里当成是菜市场了麽?

     有人已经冷哼道:“岂有此理,这些也是与会的嘉宾麽?”大封有头有脸的人物彼此就算没交情也都熟悉,这三个女人却是生面孔,杨芸和梅双双就不用说了,就连常丽要参加这种盛会都嫌资格不足,也不知道是怎么混进来的。

     “云杰,有人说要打烂我的嘴呢,你管不管啊......”

     梅双双刚反击了一句,常丽便尖叫起来,粉面失色、娇躯微颤,好像是刚刚被强x过了一般。

     “怎么了?”

     一个西装革履的青年男子从远处走来,扫了杨芸和梅双双一眼,顿时双目一亮,摆出一副精英气质道:“两位女士不知为何与我的女朋友起了冲突呢?我想这一定是个美丽的误会。”

     说着向杨芸伸出手,微笑道:“我是廖云杰,一豪集团公司的水南省区域经理,很高兴认识您。”

     一豪公司?

     杨芸面色微惊。

     这家公司可是在水南省排名前三的大型集团公司,生意遍及全国,资产以百亿计,就是在整个华国也是排名前百的存在。面前这个人居然是一豪集团的区域经理,那是真正的职场精英、打工皇帝了。

     以廖云杰的地位,人脉定然极广,如果真能和他交上朋友,对晴空公司的发展大有好处;可是看了一眼站在廖云杰身旁的常丽,杨芸还是冷哼一声:“抱歉,可是我并不想认识你。”

     杨寒在一旁暗暗喝彩,这才是我的小姑啊,够霸气!

     “哦,是麽?”廖云杰不着痕迹的收回手,有些玩味地看着杨芸。

     “云杰,你跟一个卖假货的客气什么?这个女人就是晴空公司的,她的公司不仅欺骗消费者、出售假货,还破坏了我许多桩生意,现在报应来了,很快就要破产。凭她哪有机会参加这种盛会啊,肯定是偷偷溜进来的!云杰你才是真正的贵客,还不快赶她出去?”

     “你说的都是真的?”

     廖云杰目光闪烁地望着常丽。他对常丽根本就没什么真感情,只不过看她性~感风骚,玩玩而已,而且杨芸气质不俗,在没摸清底细前,他可不会轻举妄动。

     “当然是真的,不信你去问胡公子。胡公子就是被她骗了,白白扔了两百万呢,现在估计是又想融资,才混到这里来的。”

     “哦?能让胡庆砸钱接近的女人,还能是什么厉害人物了?看来是我太过小心了。”

     廖云杰立即肃容道:“两位女士,据我所知,能够参加这次酒会的都是大封乃至水南省的明星企业家、随便一个都是身价过亿、在行业内举足轻重。两位显然还不够资格,不知道是如何混进来的?如果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我就要叫保安了。”

     至于站在杨芸身旁的杨寒,他根本没有正眼相看,一个小孩子而已。

     “廖经理,您恐怕是弄错了,是农商银行的李科长请我们来的。”杨芸冷笑一声:“一豪公司财势再大,恐怕也不能随便赶人吧?”

     “哎呀云杰,这个女人看不起你,说你不行呢。”常丽紧紧挨着廖云杰,简直恨不得钻进男人怀里去,口中撒着娇。

     “我是一豪公司的廖云杰,保安在哪里,有人混进酒会,恐怕是图谋不轨,你们管不管?”就这一会儿的功夫,廖云杰已经在手机上看到了手下的调查结果,果然如常丽所言,这个晴空公司早就濒临破产,更没有什么靠山。唯一勉强算是靠山的就是胡公子了,可胡公子投资的目的也多半是为了‘猎艳’,与杨芸的关系非常不好。就算胡家真是杨芸的靠山又如何?在一豪公司的面前,小小的胡家算什么,水南省真正的上层人物都知道,一豪公司可是潘家的产业!

     一个毫无根基的小公司也敢驳他的面子,在廖云杰看来等同作死一般。

     “廖总、廖总,这只怕是误会了......”

     李科长总算是来得及时,满头大汗冲到廖云杰面前,苦笑道:“廖总,晴空公司的杨总确实是我们请来的客人......您看,这都是我的工作没有做好,让你们产生了误会。”

     “哦,是这样的吗?”

     廖云杰冷笑道:“据我调查,晴空公司注册资本不过百万元,而且经营不善、面临破产危机。这样一家小公司也有资格参与这种规格的酒会?”他这话让旁边的常丽都是一阵脸红,如果不是靠了廖云杰的关系,就凭她的公司要参与这场酒会都是有些勉强的。

     “李科长,我们一豪公司是你们农商银行的大客户了,我应该有资格问一句吧?让晴空公司参与酒会,是哪位做的决定,总该不会是你吧?”

     廖云杰有些玩味地望着李科长,他甚至猜测李科长和杨芸有着某种不可告人的关系,否则这家伙为何会如此慌张呢?

     “看您说得廖总,我哪里有这个权力啊......这个嘛......”

     李科长心中骂娘,你问我我问谁去?前几日他对晴空公司还是爱答不理呢,可谁想到上面忽然来了指示,不但要用最优惠的条件解决晴空公司的贷款问题,还要邀请杨芸参加今天这场酒会。他暗中猜测,多半是杨芸傍上了某位高层人物,可就算是高层又如何?他可是知道一豪公司的背景,那可是潘家!别说区区一个银行高层,就是水南省的一号二号也要让潘家三分啊。

     “怎么,李科长说不出了?既然如此,我要赶她们出去,李科长应该没有疑问吧?”廖云杰指了指杨芸和梅双双,朗声道:“我,一豪公司的廖云杰,认为晴空公司没有资格参与今天的盛会,应该立即驱赶出去,大家可有异议?”

     大厅中鸦雀无声。能够来到这里的人,哪个不知道一豪公司的背景,谁又肯为了一个小公司得罪潘家?

     杨芸怒火中烧,狠狠瞪视着廖云杰:“姓廖的,你凭什么。”

     廖云杰放声大笑:“凭什么?就凭我是一豪公司的区域总经理,就凭我手中的权势,怎么,你不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