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先天正气美女
    一千年没包过饺子了,杨寒发现自己的手艺居然没有落下。

     一大锅热腾腾皮薄馅大的饺子出锅,盛了一盘送到父亲和母亲结婚照前,杨寒柔声道:“妈,老爸今天又没有回家。不过他是在忙工作,打击犯罪、维护法纪,咱们娘俩儿就再原谅他一次好不好?”

     “这包饺子的手艺是小姑教会我的,小姑又说是你教的她,这样算起来我也算是你教的了,你尝尝味道好不好?儿子回来了,现在的我和当初那个受了委屈第一时间就想到自杀的懦夫可是完全不同了。你放心,以后小姑和老爸都将由我来守护,他们会快快乐乐生活一辈子,再也没有人能伤害到她们。”

     吃了半盘饺子,喝了一瓶啤酒,望着照片上年轻美丽的母亲,杨寒心中竟有些酸楚:“妈,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才能回家呢?”

     经历过这次重生,让杨寒越发珍惜亲情,昔日那个高高在上的杨天尊如今是个也会心酸、也会想娘的孩子。如今的杨寒对比当日那个在律仙宗一心修炼、从亿万竞争者中脱颖而出、威镇仙界、执法无情的执法天尊,又何尝不是一种补足、一种圆满呢?

     “杨寒,今天放暑假了吧?你那个没良心的老爸要是不管你就来大封吧,这里的灌汤包不知道有多好吃呢,小姑记得你最爱吃包子了。”

     “小寒,到家后自己做了吃吧,爸爸最近在办一个案子,恐怕要半个月左右才能回家,我往你卡里打了两千块钱,自己掂量着花吧。”

     杨寒正在思索母亲的事,忽然手机震动了两下,同时来了两条短信,是小姑和老爸的。老爸那边还是老一套,说是半个月回家,估计自己开学了他老人家也是难得回来的,倒是小姑的短信让杨寒心中一动。

     说起来也有好几个月没见到小姑了,还真是怪想她的。

     杨正风是个一辈子清清白白做人的老刑警,所在的更是个能照出人影的清水衙门,手头并不宽裕,所以留给杨寒的只有两千块钱,缴了水电燃气费后,所剩不过一千六七百,杨寒可不敢铺张浪费去坐什么高铁动车,而是买了张普通的绿皮车票,上了开往大封的列车。

     赶上暑假期间,大学生虽然放假的早,却也有些人是在返乡高峰没买到票的,还有家景不太宽裕的,也都挤上了绿皮车,原本就不算宽敞的车厢顿时被挤得满满当当。

     有学生、民工、出外穷游的年轻人、会掰着手指头过日子的中老年人、叫卖盒饭的列车员、推销牙刷牙膏蓝莓牛肉干的铁路推销员,甚至还有混在人群中目光闪烁的‘手艺人’......

     狭小的空间中,充斥着各种汗臭味、劣质香水味、穿了个把星期没有换洗的臭袜子味道。

     这年头儿有钱人谁会坐这种绿皮车?放眼看去满车厢里不是劳动人民就是劳动人民家的亲戚,其中就包括杨寒这个貌不惊人的高中生。

     他穿了一身洗的略微有些发白的高中校服,背着个宏基的双肩旅行包,一看就是个穷学生。车厢里仅有的几个漂亮妹子见到他就别过了头去,就连那些目光闪烁的‘手艺人’对他都提不起丝毫的兴趣。

     杨寒的运气非常不错,车票是四人座的靠窗位置,对面就是个年轻的女子,而且还是个美女级别的,就是打扮的有些非主流。上半身套了件马甲式样的皮短裙,裸露着两条雪白的手臂,修长的双腿上套着黑网丝~袜,性感无比。

     这妞儿看了刚刚坐下的杨寒一眼,微微哼了声转过头去,从身旁同伴男子的口袋中掏出一根香烟来,也不顾车厢里人多拥挤空气不畅,‘啪嗒’一声点上了火,深吸一口,慢悠悠吐出了几个烟圈儿......

     坐在杨寒身旁的中老年妇女很不耐烦的皱起了眉,不过她看了看女子身旁的同伴男子,终究还是没有开口。

     坐在抽烟女子身旁的男子生得人高马大,虽然脸上没有什么刀疤、手臂上也没见纹身,目光却总给人一种阴森森的感觉,显然是个不好招惹的角色。

     杨寒却在微笑,透过袅袅烟雾仔细观察着这个衣着性感、举动越线的年轻美女。

     “好纯粹的正气!虽然这个年轻妹子并不是法家修仙者,所在环境更是法治规则不全、秩序有缺,发散不出浩然正气,可她的正气却是由心而发、为先天所得、不受环境和法治规则的影响,十分难得!简直就是法家修仙者最佳的炉鼎。我的运气真好,她的先天正气虽然不能修补天条玄箓,却能够供我直接吸收、快速恢复力量!”

     这个年轻美女在普通人眼中只是个非常性感漂亮、有些非主流、坐在车厢里吸烟、没有公德心的小太妹,可是在杨寒眼中却如同珍宝一般。

     在杨寒眼中,这个美女小太妹的头上和双肩上都在散发着淡淡的白光,而后在她头顶处盘旋纠结,形成了一小片氤氲光云。而且在这片光云之中,还隐隐透出了一股异香来,让他不觉精神为之一振。当然这种异像和异香也只有他一个人能够感受到并且独自享受。

     于是杨寒就在大庭广众之下,把脑袋伸向前方,几乎就要探到了这个年轻美女的胸前,微微闭起眼睛,无比享受的深吸了一口气......

     原本呆呆停在他丹田中的龟甲状天条玄箓居然也跟着动了两动,仿佛是一只冬眠了许久的乌龟就要苏醒过来。

     ‘刺溜—!’

     停留在美女小太妹头顶处的正气光云竟被杨寒一吸而入,迅速被‘天条玄箓’转化为最精纯的法力,散入四肢百骸和脉络血液之中。

     杨寒的肤色在瞬间一亮,仿佛蒙尘许久突然放出了光华的美玉一般,只不过很快就恢复了原来模样,并没有引人注目。

     “效果竟然超过了我的想像!我用了两年时间修养神魂,凭借神魂中遗留的力量才只是恢复到‘造化后天’境界的初期。这样的实力在仙界连做炮灰都不够资格,在这个世界虽然算得上强者,却远远谈不上可以纵横四海、无拘无束,可刚才只是吸收了一次她的先天正气,居然就赶上了我两年‘苦睡’?”

     只是不知道这个妹子要多久才能形成这样一团正气光云?如果是三五天就能成形,我每隔三五天吸她一次,最多一个月时间就能恢复到‘造化后天’的初期巅峰!可是这个女孩子看上去应该是个有故事的人,估计不太好接近,毕竟我如今才只是个十七八岁的高中生,在她眼里还是个小孩子吧?”

     执法天尊当年在仙界要风有风、要雨得雨,不知道有多少仙子魔女迷死人的女妖精都要争先恐后地投怀送抱,像美女小太妹这样能够散发先天正气的上佳炉鼎,如果是在仙界杨寒勾勾小指头就能得到。可现在他就是个普通的高中生,十七八岁的少年,美女小太妹却至少也有二十五六岁,做他的大姐姐还差不多。

     “现在的高中生都成什么样子了?教育缺失、人心不古啊......”

     附近的乘客都看傻了。

     这小美妞儿是够漂亮的,而且还够辣,多少男性乘客都在偷着看呢;如果不是她身旁那个男性同伴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恐怕早都有人凑过来递个苹果香蕉什么的搭讪了。

     可大家伙儿都是贼在心里,这小子怎么能贼在面上呢?仗着年龄小就这样吃人家的豆腐,简直岂有此理!顿时都被杨寒激起了义愤。

     就连坐在杨寒身旁的那位中老年妇女也非常不屑地望了他一眼,连连叹息摇头,满脸都是嫌弃到了极点的表情。

     “你看什么看!”

     美女小太妹狠狠瞪了杨寒一眼,张开红艳艳的小嘴巴就是一口浓烟喷了上去,尖翘的下巴一抬,大耳巴子就要挥起,不过看到杨寒那一身校服,便又犹豫了下收回手去。

     杨寒靠坐回椅子上,也没有道歉解释,只是望着她微笑。这女孩儿明明一身先天正气,却偏偏要打扮成非主流小太妹的模样,背后没有故事才怪,而且说不定还是个十分离奇曲折的故事。自己平白受了她的好处,总要寻个机会报答了,这才是杨天尊的一贯作风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