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肉包子
    新年到,祝福大家新年新气象,多赚钱,无烦恼,心想事成。

     “师傅,我就知道你是最强的,现在连花云庆都被你赶走了,牛!”

     花云庆与韩铁诚前脚离开,后脚曹若曦就兴奋地跳了起来,在杨寒身旁转来转去,谄词如潮:“我就知道你舍不得我,不会赶我走的。对了,咱们还在这里住下去麽,不如我跟你去大封吧,也好去拜见姑奶奶......”

     杨寒微微皱眉道:“我姑姑今年不过才三十岁出头,比你也大不了几岁,叫什么姑奶奶?再说我现在就是个高中生,你可是堂堂的公务员、警界之花,人后叫我师傅就行了,人前你直接叫我的名字便是。”

     “嘿嘿,现在不就是人后麽?”

     曹若曦一屁股坐下,双手为他倒了杯茶,殷切地捧到面前:“对了,你留我在身边,应该是怕美丽国度的人会来伤害我吧?真是太贴心了,人家想想就觉得感动,你对我真好。”

     “那是你自我感觉太过良好,我其实不过是对这个‘美丽国度’有些好奇,很期待他们能够派出什么样的高手来。有你这个诱饵在,便不用我费心寻找了。”

     连花云庆这种出身大家族的人和警方都对美丽国度如此顾忌,可见这个组织非比寻常。这次杨寒适逢其会救了曹若曦,却也得罪了这个组织,他自然是不怕,可老爸呢?姑姑呢?这次他替曹若曦出头,其实就是为了斩断美丽国度与华二虎任何可能的联系,只要美丽国度救不出华二虎,他就不用会担心暴露身份、连累家人。

     “大封先不要去了,明日你随我去趟苏淮省的省城吧......”

     “去临淮?”

     曹若曦愕然。杨寒当初就说只教她一个月,然后就要去大封看望姑姑;大封可是两宋文化发源之地、华夏赫赫有名的历史古都,各种好吃好玩儿的不知道有多少。她正琢磨着该怎样撒泼耍赖、打着骂着也不走,说什么都要赖上杨寒一起去大封呢,怎么他说变就变,这就要去临淮了?

     “华二虎现在不就被关押在临淮麽?他好歹也是美丽国度在陇海线上的管事人,所知秘密应该不少,如果美丽国度真像你们所说那样是个恐怖组织,就算救不出他,难道还不会杀了他?所以美丽国度的第一目标应该是他!如果再加上你这个第二目标也出现在省城,定会引来美丽国度的重要人物,到时我将他们一网打尽,这才能永绝后患!”

     杨寒慢悠悠地喝着茶水,手指在桌面上轻轻敲击,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

     “你......你这是拿我当肉包子啊?”曹若曦郁闷坏了。

     “不是我要拿你当‘肉包子’,而是你本来就是个‘肉包子’。怎么,你不想去?”

     “呸呸呸,谁是肉包子啊,有人家这么好看的肉包子麽?哎......我也没说不去啊,人家去还不行吗?”

     看到杨寒理都不理她起身就要走,曹若曦是真急了。‘美丽国度’可不是好玩儿的,如果留下她一个人那可真就成肉包子打狗了......

     ***

     临淮市,苏淮省省会,六朝烟水地,婉转多须眉。

     说得是临淮人久受王化,有儒家温良恭俭让的风骨,就算是须眉丈夫也有婉转性情,哪怕是对待外地人也是柔声细语、十分的礼貌客气,市民素质普遍很高。

     这里有大城市的架构,却没有一线城市的拥挤和浮躁,几天逛下来,就连杨寒都是啧啧称奇。

     在城市被钢筋混凝土包围的今天,难得这临淮市处处绿树环绕,步步可见灵泉;城市中的天地灵气竟然是楚都的十倍!现在杨寒手中有一千万,算是个小小的土豪,甚至都有想法在这里买套房,日后让父亲和姑姑来住。

     杨寒负手站在钟山之巅,每一次呼吸,胸膛都发出‘呼呼呼’仿佛拉风箱的声音,大量天地灵气被他吸入肺部,沿着一种不可名状、玄之又玄的途径,深入到脑海深处,滋养着神魂。

     法家修士的根基在于天地正气,对天地灵气的依赖性其实并不大,不过这一路走来,曹若曦这个先天正气美女已经被他吸得先天灵性大失,眼下最多就是个普通的武者,这里的天地灵气虽然不能恢复他的修为,却可以滋养他的神魂,聊胜于无。

     曹若曦小周天的内家功课都还没有圆满,更别提沟通大周天,感悟天地灵气了,不过站在杨寒身旁仍然会感觉到空气无比清新,身心都得到了极大的放松。忽然生出一个念头来‘我如果天天月月年年都赖在这个家伙身旁,是不是可以活上两百岁,成为老寿星,到了年节,当地的省领导、市领导都要特别来给我拜年?”

     “都查清楚了麽?”

     杨寒站在山顶,试着将神念外放,却发现以他现在的程度,竟然也只能将神念外放半里地左右,甚至还不如用法家‘聆视’来得清楚明白,不禁微微皱眉。

     看来自己是太高估曹若曦这个先天正气体的作用了,这一个月下来都快把她给吸干了,却还是没有突破到‘造化后天’初期巅峰,一日不入此境,在这个科技文明时代就还有很大的危险啊。

     “我现在没有正式归队,最多算休假期间,而且就算归队了,我现在的身份也不过是楚都市刑警二队的副大队长而已,还没有资格插手华二虎的案子......”

     曹若曦从无比舒适的状态中回过神来,目光复杂地望着杨寒的背影:“所以我用了些别的手段调查,现在知道华二虎被关押在一个秘密的地方。这个地方是专门关押重案嫌疑人的,平时就有武警驻守,这次为了防备美丽国度,特警大队的反恐部门也派驻了精英人员,规格简直都要超过重犯监狱了。”

     “还是不够。”杨寒摇头道。

     “怎么会?连武警都有配备了,还有特警大队的变~态家伙,应该很安全了吧?”

     杨寒看了看她:“你来到临淮后,处处高调行事,随同我四处旅游、参观著名景点、吃最贵的酒店,买最贵的衣服,甚至还跑去听古典音乐会,可谓是花钱如流水。可是却没有引来美丽国度的高手,可知道是为什么?”

     “花得都是我的钱!你明明有一千万,却一毛不拔......”曹若曦心中嘀咕着,却忍不住被杨寒勾起了好奇心:“为什么?”

     “因为在美丽国度看来华二虎的重要性要远远超过你,他们在华夏的力量有限,自然要集中全力先解决了华二虎。按你们的说法,美丽国度是全球排名前十的犯罪组织、黑暗集团,不出手则已、出手只怕就是山崩雷霆!”

     “那......那该怎麽办?”曹若曦都被他说得有些心慌了。

     “你想办法安排一下,让我进入这个秘密地方。不要用这种目光看我,这件事虽然有些困难,却应该难不倒你曹大小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