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9玉凤在哪里
    “您可以告诉我玉凤卖去哪里了吗?”二丫会看脸色,以前想问都不敢问,现在看张嫂子似乎心情不错,便问出来:“她像我姐姐一样照顾我,我只是想知道她去了哪里。”

     张嫂子看了一眼二丫,看她大眼睛里头包着泪要哭不哭的模样,十分可怜,这么小的一点儿孩子就知道感恩,想想说出来玉凤的去处也没什么:“我把她‘嫁’给了一个商人家里头做童养媳去了……”

     二丫低着头,村里的童养媳总被人欺负,命可苦了,不过她现在也命苦……

     买卖人口有讲究,长得一般的十两到二十两银子扔给普通的窑子红船,再稍微好点的二十两三十两不等,像玉凤和二丫这种模样的五六十两弄进青楼教坊,这些长得极美偏生特别情况青楼不收的就‘嫁’出去给行商做童的外室小妾。

     张嫂子给玉凤找的行商各地做生意,各地都有落脚地方,各地都有婆娘儿子,家里头红旗竖着,外头彩旗飘着,玉凤卖过去做童养的外室小妾,行商给二十八两八聘礼,还要给她几匹绸缎和一对金耳环,折起来也有三十多两银子落在手里,比不得卖去青楼,不过还是有赚头的,至于以后就要看玉凤的造化了。

     给人做外室小妾命好的跟了商人生个儿子,还是有个安乐日子过,命不好,商人养几年,玩了几年后就扔了卖了的也是有的。

     有些外地行商在杭州做了一次生意买个小妾玩了几个月走了,生意不好或者赔本再也不来,这些小妾没了生活来源还是只能在此被卖,开过苞的丫头在卖一次哪儿还有好的!?

     除非运气好,下场其实比送去窑子好不了多少。

     张嫂子带二丫去见的小姐妹姓陈,嘴巴里有三四颗金牙,大家都叫她陈金牙,真名儿反倒没人记得。

     她去找陈金牙,陈金牙眼睛在天上:“宋家这回买人据说是给三少爷屋里买丫头的,只要丫头合适,肯出二百两银子,我正好要带几个丫头去给大太太相看,我看在咱们认识多年的份儿上,你这丫头放在里头……咱们说好了,这钱三七分,你三我七,行就把丫头留下回去等信儿,不行就带着丫头走。”这一点都不带通融客气的。

     张嫂子黑,专门去那种山旮旯用去人家家里做工的谎话,把丫头弄来卖进青楼妓院。

     这陈金牙别看不做娼门生意,可是更黑,从别的人贩子那儿弄丫头过来,TIAO教几天翻几十倍上百倍的挣钱,人家也想学她,可是没她这豪门的门路,也不知道怎么TIAO教丫头得豪门喜欢。

     大家子规矩多,找牙婆也得找干净的,她一个做娼门生意的,无论如何也进不了大宅院的门,张嫂子三分也最少能落个六七十两银子,还是比送去娼门划算,咬着牙齿把二丫留下了。

     其实张嫂子做这事儿的目的也不是为了二丫,早年为了一时挣钱,做了娼门生意,如今看见豪门有这么大的赚头,她肯定得想办法挤进去,送了第一个丫头进豪门也就等于开个口子,以后想做生意就简单了。

     张嫂子算盘打得妙。